山東頻道 > > 正文

共享自習室,看上去很美 濟南已有200余家

2021年06月02日 10:12:43 來源: 齊魯晚報

  共享自習室是位于寫字樓或者居民樓內的收費自習室。隨著近年考研人數的增加以及社會白領“充電”的需求,收費的共享自習室應運而生。據美團數據,在濟南,這類共享自習室的數量已經達到了200多家。

  兩個95后孫旭光和馬旭東,2019年在濟南開始搭伙試水“共享自習室”,兩年的時間,兩人的共享自習室已經擴展到10家,并形成了自己的品牌“助力k書館”,穩穩賺夠了在濟南立足的“第一桶金”。

  看中龐大的市場潛力和較好的行業前景,很多人開始進軍“共享自習室”這一新興行業。然而在從業者孫旭光以及一些專家眼里,共享自習室雖然“看上去很美”,卻并不是一個能夠“躺贏”的行業。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 孟杰

  率先跑馬圈地

  一年開店五家

  一人一桌一椅,一臺燈、一櫥柜、一臺歷,中間做上隔斷,互不打擾,在這個位于濟南大學附近的共享自習室里,周文(化名)已經學習了一個多月。“二戰考研,每天從早晨8點學到晚上11點。”在山大讀完本科后,周文還想繼續讀研深造一下,第一年考研失利后,周文離開學校,選擇了繼續在這家離家近的共享自習室里備考二戰。

  在隔壁的另一間VIP自習室里,同樣考研二戰的趙磊(化名)也在瘋狂刷題。家住濱州的他去年在家里備考,成績出來后,他就打算換個學習環境背水一戰,在朋友的推薦下,跟同學一起到了共享自習室學習。“挺喜歡這里的,比較有學習氛圍,還提供免費的茶飲。”

  共享自習室有多火?打開美團,在搜索框內搜索“自習室濟南”,500米內跳出了五六家店,總數量達200多家。孫旭光記得,這種“共享自習室”瘋狂復制和爆發的情況發生在2020年夏天。

  2019年5月,95后孫旭光和高中同學馬旭東在濟南開了自己的第一家共享自習室,取名“助力k書館共享自習室”。“沒有任何成功經驗,只能摸著石頭過河。”孫旭光記得,當時自己的第一家店就租在了山東建筑大學教職工宿舍的一家居民房,當時正值考研季,抱著試試看心態的兩人沒有想到,自習室還沒開張,座位就已經訂出去了三分之二。

  嘗到甜頭的孫旭光兩人瞄準大學周邊和城區一些人流量較大的商圈,開始復制這種付費提供共享學習空間的模式。僅2019年一年,孫旭光和馬旭東名下的“助力k書館共享自習室”就已經達到了5家。

  去年,因為疫情的原因,上半年學校不開學,下半年部分學校封校,共享自習室迎來了瘋狂復制的一年。乘著行業的這股“春風”,孫旭光和馬旭東也一直沒有停下“跑馬圈地”的腳步,不停考察位置、調研市場,截止到現在,“助力k書館共享自習室”已經在濟南開了10家。如果不是因為疫情,兩人在青島的店也早已開始營業。

  看中龐大的市場潛力和較好的行業前景,在孫旭光的共享自習室開得“風生水起”的同時,一些同行業的競爭者也隨即出現,仿佛一夜之間,大學周邊的各個居民小區、寫字樓,都出現了“共享自習室”的身影。

  孫旭光記得,當時,不斷有人找到自己,想要咨詢開設共享自習室的成功經驗。2020年下半年,濟南市場上可以搜得到的共享自習室,已經超過200家。

  有人遇到風險

  有人咬牙堅持

  不斷擴張,也有風險。

  孫旭光和馬旭東花費心思最多的一家共享自習室位于濟南大學附近一家賓館的5層,整個樓層共800平方米共分布著大大小小共23個房間,可滿足百余名學員共同學習。整個共享自習室裝有新風系統,可隨時保持空氣流通。在這個自習室里,休閑區、背誦區、茶飲區、打印區,一應俱全。

  就是這個現在看起來豪華又叫座的地方,差點讓兩人共享自習室的事業毀于一旦。

  2019年底,作為第一個吃螃蟹者,孫旭光和馬旭東的共享自習室規模已經做到了在濟南地界上“一家獨大”。仍想在行業競爭者中脫穎而出,兩人一口氣租下了這個800多平方米的整個樓層,僅投資就花費了近百萬元。突如其來的疫情,打了兩人一個措手不及,新店沒開門就差點關了門。“光年租金就40萬元,上半年幾乎是沒有人來的。”回想起那段時光,孫旭光現在都有點倒吸一口氣。

  “這行并不是租間房子,買幾張桌子那么簡單。”孫旭光稱,一間自習室從最初的選址、到裝修、到招生,到后期的維護,都需要耗費很大的精力,2020年下半年不斷有人入局,但很多自習室連半年都沒有挺過。“目前市場上正在營業的也就150家左右,做得好的更少。”孫旭光稱,從去年年底到現在,他們已經陸陸續續收到了十余家共享自習室“求收購”的信息。

  張蘭(化名)的“柒零一”自習室位于山東財經大學東校附近一個小區的居民樓里,因為房間號是“701”,張蘭索性就將名字取做“柒零一”。張蘭開自習室的時間正好是孫旭東口中“瘋狂復制”的去年夏天。

  “因為我想在職考研,所以就開了這家自習室。”張蘭告訴記者,最后自己研沒考成,沒想到自習室一下就“堅持”到了現在。說是“堅持”,因為張蘭稱,從去年夏天營業到現在,自己不光一分錢沒掙,還搭進去兩三萬。“每月房租2500元,加上平臺宣傳費小1000元,加上水電和系統維護費,一個月純支出就近4000塊錢,好的時候月卡能辦到六七張左右,一張月卡打最高算448元,也收不回本。”不過,讓張蘭欣慰的是,這個5月,她的自習室即將首次贏得1000元左右的收益。

  專家建議

  走品牌化精細化之路

  賠了那么多錢,為啥還要“堅持”。

  作為一名教育從業者,張蘭稱自己是看中了“共享自習室”龐大的市場潛力。“每一種新興行業都需要經歷一段時間的打磨。”張蘭稱,自己是兼職在做共享自習室,現在她的共享自習室日常運營全靠自己和老公的工資支撐著,但是她相信,在未來,自己的共享自習室一定能賺到錢。

  孫旭光和馬旭東也認為,現在市場上“共享自習室”的數量還遠遠不能滿足日常人們生活和學習的需要,未來,甚至可能會成為像圖書館在社區內一樣的存在。但從現在市面上經營自習室的情況來看,還存在很多問題。

  “首先就是贏利點單一。”孫旭光分析稱,隨著行業競爭的加劇,現在共享自習室比拼的是硬件、軟件加服務,成本是在逐年上升的,如果僅靠自習室單一的日卡、月卡、年卡,你來學習我收費的形式經營,鮮有自習室會過得很好。另一個就是國家政策,這也是孫旭光時時都在擔心的問題。“現在國家對這一行業還沒有統一的標準,包括裝修、安全、環保等一系列問題。”孫旭光稱,為了應對隨時可能帶來的政策變化,自己現在正在對現有的自習室進行完善,盡量讓自己名下的所有自習室都符合隨時可能會出現的行業標準。包括安裝新風系統、裝修采用環保材料等。

  同時,為了增加贏利點和擴大規模,孫旭光和馬旭東打算將自習室和書吧、咖啡館等形式相結合,并逐漸開放加盟,做自己的共享自習室品牌。

  對此,山東大學社會學教授王忠武認為,共享自習室是學習化社會的產物,的確有著非常令人看好的前景,也是在人人都需要學習的背景下一種必然現象。“學習就需要空間,但是從目前的現實情況來看,學校可以提供的空間有限,在家里學習又存在諸多不便,整個社會學習位置就處于一種供不應求的狀態。”王忠武認為,在這種需求大而資源又稀缺的背景下,共享自習室應運而生。

  對于共享自習室的發展,王忠武也給出了一些建議。王忠武認為,這種共享自習室在一定程度上要做出自己的品牌,打響自己的知名度,讓有需求的人能夠了解到這一新生事物,改變學習資源供需不對稱的情況。另外,規模化和集約化經營也是行業人員需要考慮的問題。“規模小了沒人來,就開不下去,一旦賠了就會有人不干了。”王忠武通俗地解釋道,精細化的經營運作也是這一行業能否做大做強的關鍵。王忠武認為,在這種學習資源供不應求的情況下,除了市場,政府也應該出一把力,包括擴大學習空間、提供免費的學習產品和提供相應的優惠政策,并加快對共享自習室這一新興行業的標準制定以及加強后期監管。

[ 責任編輯:王媛媛 ]
歡迎下載新華網客戶端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10021127520515
好爽好硬进去了好紧视频-又大又粗又硬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