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頻道 > > 正文

揭秘情感主播斂財術:演戲炒作、賣慘帶貨

2021年06月02日 17:03:08 來源: 新華社

  新華社濟南6月2日電題:揭秘情感主播斂財術:演戲炒作、賣慘帶貨

  新華社“新華視點”記者

  在抖音、快手等短視頻平臺,充斥著一群替網友解決情感問題的主播,日常生活中錯綜復雜的矛盾糾紛,他們都能分分鐘搞定,吸引了大量中老年觀眾。

  “新華視點”記者調查發現,這些情感主播往往打著“調解”的幌子,自編自導自演杜撰的虛假故事,實際目的是帶貨,所銷售的商品多為假冒偽劣,存在詐騙嫌疑。

  編造故事“賣慘” 粉絲量多的超千萬少的也有幾萬

  記者以“情感主播”為關鍵詞在多個短視頻、直播平臺搜索,發現在“正能量”標簽下,滿屏充斥著匪夷所思的倫理故事,如“前男友掏出腎給女友卻選擇消失”“丈夫去世6年,打工途中又相逢”等。

  一旦關注了一名情感主播,平臺就開始不斷推送類似的情感主播。在直播間里,主播通常以接受“委托人”請求為名義,進行所謂矛盾調解和糾紛處理。開播后,主播以“大家點贊到10萬,我就聯系委托人進行調解”為噱頭,積累直播間觀眾、人氣,后臺據此分配其更多的流量。

  從夫妻打架到婆媳爭吵,從贍養糾紛到虐待兒童,視頻或直播中,主播們“調解矛盾”的戲碼不斷上演。故事的主人公有的是身患絕癥的小男孩,有的是被兒女虐待的母親,他們紛紛因“凄慘遭遇”向情感主播留言“求助”。

  主播們時而神色凝重、時而慷慨激昂。連線后,僅需幾個小時,看似無比尖銳的矛盾總會“柳暗花明”得到解決。

  記者調查發現,抖音情感主播的粉絲量多的超過千萬,少的也有幾萬,一些百萬粉絲的主播直播觀看數常常在10萬人以上。

  不光是直播,一些主播號還以短視頻形式播出“連續劇”。一個名為“戴四哥”的抖音號至今已播發200多個短視頻,粉絲量540多萬,點贊量4600多萬,單個視頻最高轉評贊超過280萬。

  “賣慘”的內容收獲了大量中老年觀眾的信任。視頻中當事人的無奈、恐懼、被騙,一方面滿足了他們的獵奇心理,另一方面博得了他們的同情。例如,在劇情是“為母治病”的直播間內,刷滿了“這姑娘真善良”“太有孝心了”“幫幫她”“等我兒子回來幫我下單”等彈幕。

  資深主播王小燕說,這些情感主播靠團隊能力和劇本情節取勝,人設和故事是精心編撰、演繹出來的。

  廣西南寧市民尹女士的父母60多歲,兩人都關注了大量情感主播,每天花好幾個小時看這些短視頻或直播。“他們其實是被這些視頻的戲劇性沖突所吸引。一些主播情緒激烈、語言煽動性強、喜歡道德批判,特別容易讓中老年人上癮。”尹女士說。

  有的一場直播收入數萬元,銷售的常是殘次品、三無假貨

  事實上,情感主播按照劇本演繹出“跌宕起伏”的故事,制造“沖突糾紛”,充當“調解員”,最終是為了“吸粉養號”,粉絲達到一定數量后以便帶貨。

  一位情感主播告訴記者,一個普通的粉絲數一萬人的直播間,打賞、帶貨坑位費、帶貨利潤等日收入在幾千元到上萬元不等,一個粉絲過百萬的直播間,一場直播下來,收入輕松可達5萬元以上。

  一位販售電子書的情感主播介紹,其團隊在抖音、快手的粉絲總數在300萬左右,團隊收入主要由兩部分組成:一是粉絲打賞,此類打賞主要是在解決情感糾紛過程中吸引粉絲“鼓勵、支持”劇情當事人和調解人產生;二是帶貨收入,由于出售的情感疏導類電子書成本幾乎為零,利潤極高。其團隊月收入可達一二十萬元。

  為了拉近距離,屏幕前的觀眾被主播稱呼為“家人們”。“家人們,來,想聽聽她們婆媳關系究竟發生了啥,請點個關注,或者加入粉絲團。”

  記者進入名為“甜姐為愛前行”的抖音號時,主播正在直播連線一位“當事人”。當事人含著淚,“真情”講述被婆婆趕出家門的經歷,短短幾分鐘吸引了600多位粉絲觀看。

  記者了解到,在主播直播間里,關注主播并不需要支付任何費用,但成為主播的“粉絲”,則需要支付一個價值為0.1元人民幣的抖幣。“成為粉絲后,在直播間發言,用戶名前會標上‘家族標簽’,成為主播的‘家人’。”一位情感主播的老年熱心觀眾唐某說。成為“粉絲”“家人”的這部分觀眾,代表著和主播建立信任、密切的情感聯系,愿意為主播花錢。

  在情感故事結束后,直播間內往往有多人上線表演“假砍價”,銷售的常常是殘次品、三無假貨。不少主播表演與“廠商”翻臉,讓他們讓利甚至搭錢,逼迫降價或再生產。例如,他們兜售化妝品、日用品、首飾時“忽悠”:“買東西是為了幫助更多委托人在直播間解決問題”“廠家直銷,絕對最低價、正品”“廠家押了20萬元質量保證金在我這里,家人們放心”。

  據部分抖音用戶反映,他們在情感主播直播間內買到的商品質量差、貨不對板、售后服務差。64歲的濟南市民劉女士告訴記者,在直播間購買的銀飾等商品被鑒定為假貨后,她多次聯系客服始終沒有得到答復,在直播間投訴此事后,被主播罵為“黑粉”,受到人身攻擊,被踢出直播間。

  近期,某機構一項針對老年人互聯網上當受騙經歷的調查顯示,“虛假廣告”是老年人上網時最常見的風險,占比超過了30%。其次是網絡詐騙,占比約22%。在不同老年人群體中,農村獨居老人上當受騙的比例高達90%。而在最常見的受騙場景中,少不了“直播、短視頻”。

  情感直播形成完整產業鏈,平臺應加強監管

  抖音安全中心3月發布了《“賣慘帶貨、演戲炒作”違規行為處罰公示》,稱平臺已對賣慘帶貨、編造離奇故事、演戲炒作等行為進行違規處罰,部分主播通過調解感情糾紛、編造離奇劇情、利用同情心等套路,最終目的是為了帶貨。

  記者調查發現,從演員到劇本,從“吸粉”到帶貨,情感直播市場已經形成了較為完整的產業鏈。一些微信公眾號甚至有《麥手修煉手冊》的文章,麥手可單麥或多麥和主播互通,也可以自己找搭檔臨時搭戲,最受歡迎的劇情包括出軌類、喜歡表哥或表妹、鄉村劇情、家庭暴力等。

  “主播間廣為使用的‘家人’稱呼,對觀眾具有情感吸引力。情感主播大多偏向倫理道德、家庭糾紛、婆媳關系,對缺乏社交的中老年群體吸引力極大,欺騙性較強。”湖南大學工商管理學院教授朱國瑋說。

  “情感主播通過編造劇情賣慘炒作,帶有一定的欺騙性質,涉嫌違法。”中國傳媒大學人類命運共同體研究院副院長王四新說,有關方面應加大力度整治,凈化網絡空間。

  山東日中律師事務所律師陳冠汶表示,通過你來我往表演“砍價”、先虛高標價再“虧本”降價等套路來誘導消費,是典型的價格欺詐行為。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劉俊海認為,平臺應加大對商品質量、價格的監督,完善消費者評價機制。

  專家建議,相關監管部門宜完善對平臺管理措施,加大處罰力度。如果平臺對經營者的資質資格未盡到審核義務,或者對消費者未盡到安全保障義務,造成消費者損害的,需依法承擔相應的責任。

  王四新認為,社會生活節奏加快,很多中老年人缺乏子女陪伴,情感需求無法得到滿足。同時,他們對新技術新手段缺乏充分了解,辨別力差,易被迷惑。全社會要加強對這個群體的提醒和關愛。此外,消費者對于發現的欺詐行為要積極舉報,有關部門也要加大對違法行為的處罰力度。(記者王陽、潘強、謝櫻、李紫薇)(完)

[ 編輯:丁宇飛 ]
歡迎下載新華網客戶端
01007017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7522624
好爽好硬进去了好紧视频-又大又粗又硬起来了